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团宠小作精重生成满级大佬

第273章 北寒,你去哪了?

  玉蒹葭顿了顿,才继续说:“但是,茫茫森林,我根本不知道到哪里找到你们!肖楚然是怎么精确地找到你们的?”

  苏言初默然,这个也是她疑惑的事情。

  一旁的宋清歌听了,皱了皱眉头,随后开口所:“对不起!”

  玉蒹葭看向了宋清歌,眉眼之间带着冷意:“是你?宋清歌,你找死!”

  苏言初也有些意外,看向了宋清歌。

  “不是他,是肖楚然给了一个香囊给他,里边放了追踪粉,这事情,宋清歌事先,应该也不知道的。一直到百里墨告诉我们,我们才清楚那个香囊的玄机。”宁施施帮宋清歌解释了一句。

  苏言初听了,和玉蒹葭对望一眼。

  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出发前,肖楚然给宋清歌的香囊。

  宋清歌看着苏言初,随后深深地鞠了一躬,开口说:“言初,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之前肖楚然告诉我,那是驱赶毒虫的香囊,代表他跟我道歉的心意,我才接受的。百里告诉我里边有追踪粉的之后,我一直想要告诉你。但是一直都没有合适的机会,所以才会拖了这么久。对不起!”

  宋清歌是真的不知道。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他坚定了跟肖楚然绝交的信念。

  从知道肖楚然送他锦囊,不是为了道歉,而是为了利用他之后,他就已经决定了,从今以后,都当肖楚然是一个陌生人。

  无论他说什么都好!

  苏言初扫了一眼宋清歌,轻易就从他眼眸之中看出了愧疚的眼神。

  她稍稍垂下眼眸,片刻之后,她淡淡地说:“我知道了,你不必自责。”

  她知道宋清歌并不是故意的,并且,宋清歌当时其实也竭尽全力,想要保护她。

  那时候,她有感受到。

  所以后来她才会,给他们不少丹药,作为礼尚往来的交易。

  所以,现在他们算是两清了。

  苏言初想着,抬眸开口说:“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以后只是我跟肖楚然的事情,跟你们没有关系了。我先回去了。”

  苏言初说完,转身离开。

  这时候,宁施施忽然开口,叫住了苏言初。

  宁施施感觉,虽然他们这些天一直在一起历练。

  但是,跟苏言初,其实算不上朋友。

  有些事,或许过了今天,就更加不好意思问出口了。

  “言初!”宁施施出言叫住苏言初之后,继续说,“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苏言初闻言,回头看向了宁施施。

  她垂眸想了想,忽然想起之前,宁施施说,她之所以选择来她这一组,主要是想要问她一个问题。

  “是你之前不知道怎么问出口的问题吗?”苏言初嘴角勾起,问了一句。

  宁施施点点头。

  “是的!之前是不知道怎么问出口,但是现在,如果不问,或许就没有什么机会了!”宁施施解释了一句。

  “问吧。”苏言初负手站着,看着宁施施,认真地说了一句。

  玉蒹葭也走到苏言初身边,站着。

  看向了宁施施。

  她也想知道,宁施施想要问什么。

  宁施施默然了许久,才继续说:“你们或许也知道,罗相思失踪了,我之前以为是她跟我怄气,回家了。但是我派人去过她家,她家人说她没有回去过。所以,我确定,她是失踪了!”

  苏言初看向玉蒹葭,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

  他们都记得,之前宁施施有找过她们。

  就是问她们最后一次见到罗相思,是什么时候。

  “你查了这么久,查到了什么了?”玉蒹葭看着宁施施,开口问了一句。

  宁施施听了,稍稍抿嘴,继续说:“我有查到,就是从我们最后见面的那天网上,有人看到相思去了我们住的新弟子客舍北边的悬崖上。”

  “然后呢?”玉蒹葭继续问。

  宁施施顿了顿,随后继续说:“言初,我并不是怀疑你什么。但是有人说,那天晚上,也看到你在那里边,当然,还有蒹葭,有人说,看到你们两在那边的树下,似乎在看什么!所以,你们有看到相思吗?”

  苏言初和玉蒹葭对望一眼,随后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

  是肖楚然约的苏丝语,她们去,是给苏丝语撑场面的。

  她们当时躲在树木后面看的,应该也是苏丝语和肖楚然吧?

  除了看苏丝语和肖楚然,她们应该没有看见任何其他的事情。

  也没有看到任何人。

  更别说是罗相思了。

  “那天我确实没有看到罗相思。”苏言初想了想,开口说。

  “我也没有!”玉蒹葭也开口说,随后她顿了顿,继续说,“但是那天晚上,那里还有一个人!”

  她们两人没有看到,苏丝语应该也没有看到。

  但是有一个人不一样。

  她们三人离开之后,他可是还没有离开。

  宁施施听到玉蒹葭的话,眼睛亮了几分。

  “谁?那天晚上,还有谁都在那边?”

  “那天晚上,其实是肖楚然约苏丝语过去的。我们是陪苏丝语过去的!我们三人离开的时候,肖楚然还在那里。”玉蒹葭回答说。

  “肖楚然?”玉蒹葭皱着眉头,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失望。

  若是其他人,或许还能有些希望。

  但,如果是肖楚然,就没有用了。

  她之前就问过肖楚然很多次了,都说最后见到罗相思,就是跟他们一起,在练武场上。

  所以,到头来,还是毫无线索吗?

  “如果你们想起了什么,或者有什么线索,请告诉我,好不好?”宁施施看着苏言初和玉蒹葭,认真地说。

  苏言初和玉蒹葭都稍稍点头,随后就离开了。

  -

  苏言初告别了众人之后,就打算回到两仪泉,去找云北寒。

  没想回到两仪泉之后,她并没有看到云北寒。

  她站在山洞旁,等了好一阵子,才看到云北寒回来。

  他依然是一袭红色衣衫,脸色带着病态的苍白。

  确实罕见的步履不稳,似乎是灵力耗费严重。

  “你先坐下调息!”苏言初上前去,伸手去抚他,口里说。

  云北寒依言坐下,调息了片刻,才缓过来。

  “你去哪里了?”苏言初在云北寒身边蹲下,看着他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