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逃命吧作者君

逃命吧作者君 初恋璀璨如夏花 12481 2021-02-23 00:2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命吧作者君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看来姝玥不是心肌梗塞,秦路明便没有多担心,女人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心思,秦路明见多了,即便是头脑最简单的左左和菜菜,秦路明都摸不清楚有时候她们到底在想些什么?

  更何况是这种大家族的侍女?

  她们得小心翼翼地伺候各种脾气的少爷小姐们,得遵守这样那样的规矩,想的就更多了。

  站在自己这样族长“干儿子”的立场,那当然更加难以揣摩了。

  秦路明感觉有点幸运的是,姝玥这个侍女还挺漂亮的,如果自己在这个家族要呆一段时间,有一个赏心悦目的侍女,当然舒服很多。

  秦路明住在公寓里,没有请保姆,但是作为当代青年,对于漂亮的女佣,保姆,侍女这种形象,哪能没有点特殊感觉?

  想到这里,秦路明又多看了姝玥几眼,美丽的少女脸颊粉粉,有些心事有些羞涩的模样,还真挺符合他对侍女形象期待的。

  不过他也就心里这么想想,又不可能像玩galgame那样养成推到一波走起。

  毕竟这个世界可不是游戏,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真正的人……只是对于注定要离开这里的自己,这个世界的人和游戏世界里的NPC又有很大区别吗?

  秦路明思考着这么一个深刻的问题,在姝玥的带领下来到了餐厅吃饭,饭菜挺丰盛的,每一种份量都不多,但品种挺多的。

  姝玥站在一旁伺候秦路明吃饭,秦路明也没有要求姝玥坐下来和自己一起吃,以彰显自己的平等意识。

  这是没事找事,自己吃完,人家也会吃的。

  吃完饭,姝玥让厨房来收拾,秦路明也没有问,闲逛了一圈,按照房屋结构的常理布局,找到了主卧室。

  主卧室靠近悬崖边,风景比观景台和餐厅的位置更好,仿佛身居天空之上,犹如仙人住所,举目望去犹自能够见到天边残留的云彩,而另外一边却已经是星月当空,神奇无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个世界的月亮特别小一些,点缀在星空中,远远没有地球上那么醒目,倒是有几颗星星的光芒耀眼,亮度等级极高,和那月亮的光辉相差无几。

  现在还是西边有日光的时候,更晚一些想必这漫天星光会更加灿烂。

  秦路明收回目光,卧室比自己公寓的主卧还要大一些,附带一个阳台,阳台上也有观景浴缸,在夜色下看不清楚是深颜色的木制浴缸还是石质。

  果然在任何一个世界,都不缺物质享受,就看能否享受得到。

  卧室有两层,床榻在顶层,拥有最佳的视角,秦咚东张西望了几眼就走了下来,对于见多识广的他来说,即便是异世界的奢华享受,也没有什么惊奇的,只是风景更能入眼而已。

  他又翻了翻楼下的书房,这个世界各种圣人经典都有,秦路明翻了翻,果然和地球上的华夏文化似是而非,大同小异。

  感觉挺奇妙的……因为这种似是而非,倒是杜绝了穿越者中的文抄公来混饭吃,这里可不是凭着几首诗词歌赋就能完成主角路线的地方。

  这时候姝玥走了进来,小姑娘步伐轻盈,姿态垂眉顺目,倒是和下午时有些不同了。

  “换一下床上的被子,床单,枕头什么的,拿套新的。”秦路明对姝玥说道。

  姝玥身子颤了一下,点了点头,就去那备用品了,也没有问为什么突然要换。

  这个世界原本的族长干儿子,对于秦路明来说,当然是陌生人了,又怎么会用别人的床单被套?那也太膈应人了。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秦路明有点想洗澡,不知道姝玥会不会伺候洗浴?估计不会,这个原本的干儿子是有些懦弱的,而姝玥是大小姐的人,对这位干儿子并没有像寻常侍女和少爷那般亲密无间。

  过了一会儿,姝玥就进来了,换好床单被套以后,问秦路明:“少爷,要沐浴吗?”

  秦路明看她脸颊,在房间的烛光下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光线原因,还是眉眼间的羞涩蔓延开了。

  “好。”

  姝玥便去放水了,出乎秦路明意料,阳台上的浴缸有一个进水口,直接能送进热水,然后姝玥把浴缸下的什么点燃,就请秦路明准备洗澡。

  秦路明看着姝玥走出去,便马上脱掉了衣服,光脚踩在微凉的地板上,赶紧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果然是完全原装款式,连毛发的形状都没有变,还是和华为的标志差不多的形状。

  他不会怀疑这个世界专业侍女们伺候人的水平,都没有去试水温就踩了进去,坐下去之后深深叹了一口气,果然恰到好处,温温热热的。

  躺着躺着,秦路明感觉体内热乎乎的,就不禁有些想入非非,要是在这山川异域,能够和摄政王一起泡汤池,那是何等完美的异界之旅啊?

  当然,他说的泡汤池,就是很正常的那种男女混浴,都穿着泳衣正正经经的那种。

  正想着,只觉门被打开了,摄政王没有走进来,姝玥却赤着脚,身上只裹着薄纱走了进来。

  秦路明张了张嘴,除了左左和菜菜有时候洗澡的时候打架直接跑了出来,他还是头一次亲眼目睹美丽的少女在他眼前近距离展示她妙曼的身姿。

  “你干什么?”看着她那羞涩的表情和不自然的姿态,秦路明知道这是意外情况,这种准备伺候洗浴的情况绝不是平常都能够享受得到的。

  秦路明不禁躺下去一点,抬手就挡在了小腹下,即便姝玥没有看他,依然感觉窘迫不已。

  “少爷,今天族长派人传信,说准备让你和小姐成婚,而按照习俗,在之前会由小姐的侍女来服侍男方,以免在洞房的时候男方没有经验……”姝玥说到这里默然不语地看着秦路明,然后一步步地走近浴缸。

  两个世界的共同点太多,例如高超的制衣技术,姝玥身上穿着的薄纱,让秦路明想起了汉墓里出土的帛衣。

  他甚至可以看到她大腿上的皮肤起了些紧张的鸡皮疙瘩,腿肉正在微微颤动,显然她非常紧张。

  原来自己是要和家族的大小姐成婚了,秦路明原本只是一个母胎单身,一穿越居然就面临着大婚,还有侍女的婚前指导教育,顿时形势大变。

  难怪那么多人想要穿越,这就是典型的穿越改变命运啊。

  秦路明要是回不去了,肯定是愿意接受的,成为一个大家族的乘龙快婿,多好的开局啊?

  即便有可能卷入什么家族内斗,那也没有什么关系,哪有只得好处,却没有风险的事情?

  可秦路明终究是要回去的,到时候他离开了,姝玥和她的小姐怎么办?他能那么毫不犹豫地抛下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孩子吗?

  要是那些风流浪子也就罢了,可是秦路明这种母胎单身,他的第一个对象自然是意义非凡的,哪能这么轻易割舍?

  到时候他就面临朱白清的难题了,说不定他不得不在这个世界耽搁更长的时间,然后像朱白清一样渐渐生出些疑惑,在那里思考一些,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到底是什么人之类的蛋疼问题。

  “不用了。”秦路明连连摆手,“姝玥,我没啥需要你教的,这些事情是个男人就会。”

  姝玥有些意外秦路明的反应,在她的想法中,秦路明应该就是顺其自然地接受,然后接受她手把手的指导。

  他是个男人,没有哪个男人会拒绝这样的学习,姝玥作为侍女,迟早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她也到了可以执行这种任务的年龄,尽管还不是彻底成熟了,但是普通人家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往往都可以准备嫁人生孩子了。

  更何况是家族的侍女?很多侍女因为从小到大就陪伴在少爷们身边,她们有的比自己小很多就已经破了身子。

  像姝玥这样,能够成为大小姐的侍女,执行这样的任务,意味着她在将来的身份地位至少比现在要强上不少。

  秦路明相当于赘婿的身份,而自己是大小姐的贴身侍女,在婚后还是要回归到大小姐贴心人的位置上,这比单纯的小妾的身份还要强上不少。

  姝玥在情感上其实不是很愿意,毕竟这不是她钟意的类型,可是作为一个侍女,没得选啊……她的抗拒也不是很强烈,因为都是命。

  在这种情况,接受现实,然后考虑到执行这样的任务以后,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如果无法执行,倒是会被族长责怪,或者因为小姐的不满,那是姝玥没有想过的问题,因为她觉得秦路明一定会听话,一定会接受这样的安排。

  “你怎么知道你会?”姝玥愣了一下,不由得反问道。

  这时候她的双手不由自主地遮在胸前和小腹下,原本她应该已经浸泡在温泉中,温顺地为他擦拭身体了,这也是一种准备工作,和藏在她心里的小心思。

  既然有些抗拒,却又无法改变,那么至少把他洗的干干净净,水中已经浸泡着她喜欢的香囊,让他的味道能够让自己接受。

  可是他却拒绝了,让她不得不尴尬地站在这里,她的心里难免觉得有些羞耻。

  是她不够漂亮吗?难道他就对她没有一点想法吗……明明以前的接触,能够感觉到他对她还是有些期待的。

  “我当然知道我会。”秦路明也愣了一下,然后不由得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男人在这种问题上不会露怯的,居然说他连这个也不会?尽管从未尝试过,心中充满未知和好奇,也有满满的冲动,但要他承认自己连这个事情都要人教,那也太丢脸了。

  “其实……最重要的是,让你在和小姐大婚之前,得到锻炼。就算你会,但是你能够保证,能够让小姐舒服吗?”姝玥面红耳赤,不得不把话说明白。

  其实她的任务就是除了让他会,还要让他擅长。

  秦路明瞠目结舌,不禁梗着脖子,张了张嘴,竟然不止是指导,还包含着训练?这是考驾照吗?不但要学会开车,还要拿到证才行?

  “小姑娘,每个人的体质不同的。你即便训练的我能够让你那啥了……也不一定能够保证你家小姐一样啊。”秦路明只好据理力争,这个世界的人在某些方面还是缺少科学观念啊,“就像有的人挠她脚底板,她就会觉得痒痒难受,有些人你去挠她脚底板,她反而觉得舒服。人和人是不一样的,适合你的不一定适合她,在你身上学到的东西,用在她身上很有可能适得其反,你懂吗?”

  姝玥不禁有点发愣,他说的好像是很有道理,可是多少年来一直都是这样的,他怎么就非得不听呢?

  很多事情不是你有道理就要按照你说的去做,有时候规矩是比道理要大的多的东西,你可以不讲道理,但你不能不守规矩。

  “反正……反正也不急这么一天两天。”姝玥跺了跺脚,拉紧了身上的衣衫,直接走了出去。

  至于没有发生什么,却差点让自己的身体被他一览无遗,想想姝玥的脸颊绯红,心跳砰砰作响,今天的少爷,倒是有点让他刮目相看,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个挺有主见的人,而非一直以来认为的唯唯诺诺。

  这样的改变是因为什么呢?也许只是平常的小事唯唯诺诺,真的在大事面前,反而有自己主见的性格吧。

  姝玥也是半路调来服侍秦路明的,对于这位少爷,她并不如从小跟随的大小姐那么了解。

  姝玥离开了以后,秦路明才放下心来继续享受,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做一些以前日常生活中的事情,感觉也让人放松了许多,好像回到了以前熟悉的生活。

  刚刚的姝玥对秦路明还是造成了一些冲击,身体感觉格外的狂热,很有一种莫名的冲动,让他想去找姝玥做点什么。

  好在他终究是理智的,能够一定程度控制那种原始的欲望,不至于被本能驱使,在这个世界变成一个截然不同的人。

  有些人就会放肆,有些人就会在这个世界做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秦路明认为那就是忘了初心,迷失了自我,深度思考一下便会觉得曾经的自己已经死去,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水温一直保持着适当的温度,秦路明跑了一阵子,懒洋洋地起来,擦干净身体,躺在了床上,想着自己在地球上牵挂的人,想着自己期待在这个世界想要见到的人,慢慢进入了睡梦中。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就这样平静地度过了。

  早上醒来,秦路明感觉身体微凉,整个人竟然好像飘荡在空中似的,有些气体从自己的抠鼻咽喉里进入,又在身体里流动。

  随着这些气体被吸入的增多,他的身体越来越轻,这种飘荡的感觉因此而生,却让人觉得十分的舒畅,秦路明不愿意破坏这种状态,保持着这种状态,许久以后才睁开眼睛。

  他发现自己还是在被窝之中,并没有真正的飘起来,那只是一种精神状态,而不是自己真的飘了起来。

  秦路明再次尝试着呼吸,晨间清新的呼吸让他感觉体内所有的浊气都排泄一空,吸收的都是天地之间的什么灵气似的。

  他有些明白了,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力量体系,和呼吸还是有很大关系,就像绝大多数修仙小说里都会提到吐纳和呼吸天地元气。

  像地球那样的世界,为什么只能走科技路线?多半是因为天地间真的没有什么天地元气,即便很多擅于呼吸吐纳的人,也就稍稍延年益寿罢了,要实现高武世界甚至修仙基本是不可能的。

  周国就不一样了,秦路明这种没有学习过这个世界修炼法的人,都能够在对比下感觉到呼吸间在吞吐着天地元气。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刚来这个世界,所以对比产生的感觉格外强烈,说不定许多本地人反而没有如此强烈吞吐天地元气的感觉。

  过几天自己就没有这种感觉了也很正常。

  秦路明看到床边放了一套崭新的衣服,由内外而的好几件,看款式穿戴有些复杂,他倒也接触过这种古代款式的服装,摸索着就穿好了。

  和昨天黑白二色简单的色调款式不同,今天的衣服多了许多金红的颜色,看来两个世界彰显贵气的颜色也差不多,金色显尊贵,红色显优雅。

  毕竟是差不多的文化基础,衍生出来的日常生活中的应用也差不多。

  秦路明穿着衣服走了几步,早餐应该是姝玥送过来,或者等厨房开饭,秦路明张嘴吐了几口气,也没有觉得身体里有浊气,看来这里的空气……准确的是说这里的特殊环境,让他晚上不自觉地吐纳,体内外的气息交互流畅,让他没有感觉到有浊气在体内留存。

  他来到昨天翻看过一段时间的书房,拿了一本关于记载家族历史人物传纪的书翻看起来,稍稍了解一下这个家族的基础吧,他虽然不担心自己露馅,但是装一装也能省点麻烦。

  至于一些家族现在的问题,人物关系,目前需要注意的关键点,还是需要等朱白清来和他详说。

  秦路明翻了翻书,竟然感觉有点阅读史书的感觉,书中对家族的起源,崛起介绍的十分详细,一些重要的历史事件还写了分析和总结,详述其对家族产生的影响。

  只是家族是安姓,看到这个姓氏的时候,秦路明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目前所知穿越过来的三个人,朱白清,自己是在一个家族,安茶茶也成为这个家族的一份子可能性很大。

  更何况这个家族还姓安。

  安茶茶如果穿越到了这个家族,她会不会成为族长,也就是秦路明的干妈啊?

  秦路明真怀疑很有这种可能。

  尽管两个人在穿越之后,应该会放下许多从前的芥蒂,齐心协力想办法回归地球……这只是正常人的看法。

  安茶茶是正常人吗?她不是。

  她利用这样的机会顺带折腾秦路明一番的可能性倒是很大。

  更何况现在的穿越状况十分不明,如果安茶茶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上很多年,像朱白清那样……她这么多年都没有回归,可能对回归地球的兴趣已经不大了。

  安茶茶毕竟是女人,她如果像朱白清一样,有了老公,孩子,秦路明琢磨着让她放弃这里的一切可能性很小很小。

  安茶茶自小就在青山镇长大,她的家庭氛围和家人感情,本就不同于普通家庭,那种温馨的家庭氛围和情感带来的羁绊没有那么深刻。

  反倒是她在这里成家了,这个家庭带给她的羁绊会远超地球的家庭。

  她很有可能把这个世界的家庭看的重要的多……这种情况下,秦路明和她见面的效果,可能还远远不如他遇见了朱白清。

  朱白清已经下定决心如果机会回去,就会和秦路明走,安茶茶到时候不对秦路明的回归之路造成阻碍就是好的了。

  想到这里,秦路明不禁忧心。

  当然,这种忧心是建立在安茶茶已经在这里生活很久的前提下,如果安茶茶和秦路明一样只是刚刚来,那么她还是可以成为秦路明坚固的盟友。

  这个家族姓安……秦路明长吐了一口气,安茶茶多半也在这里,至少这不算一个太坏的消息吧。

  尽管对于安茶茶也在这个家族里有比较大的把握,但是要找到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样的家族盘踞在大山之上,恍如一个巨城,要在一个大城市里找到一个人何等困难?

  更何况他还没有什么信息和联络方式,这个时代也没有社交媒体比较方便寻找,他甚至无法确定安茶茶是否还叫安茶茶。

  以他和朱白清的例子来看,安茶茶还叫安茶茶的可能性很大,却也不是百分百能够确定的。

  秦路明现在所希望的就是,安茶茶最好不要变成了族长,当上了秦路明的干妈,那就完蛋了。

  要不要找姝玥打听下干妈的年龄?

  好像也没有用,这个世界的人只要能修炼,就可以获得远超地球人类的寿命和不老的容颜。

  就像摄政王,秦路明没有打听过她的年龄,但是“摄政”两个字就体现出来了她至少是两朝元老,没有陪伴上一代帝王走过执政的大半春秋岁月,怎么可能拥有“摄政”的资格?

  秦路明估计,摄政王绝对不是看上去的二三十来岁的样子……哎,好想摄政王啊,好想骑摄政王。

  一想起摄政王,秦路明就蠢蠢欲动想入非非。

  摄政王都不介意,秦路明更不会介意自己和摄政王之间的年龄差距。

  就算干妈几百岁了,被安茶茶取代的可能也是非常大的。

  如果安茶茶取代了族长,不知道安茶茶有没有匹配的能力和功力,说不定露陷比秦路明还快。

  倒是要早点确定这一点。

  秦路明继续翻着家族传记,安家占据的地盘……与其说是山,倒不如说是一片雄踞周国西南的一片高原,山峦峰顶更在高原之上矗立。

  这一片高原上山峦起伏,和地球上不同的是,这里的高原上山越多,发展资源就越多,意味着适合发展农业,繁衍人口的地盘就越多。

  高原没有高原反应,山越高反倒是天地元气越丰厚,修炼事半功倍不说,种植农作物的收成也比在平原地域要高的多。

  这个世界的豪门巨富无不是占据大山,只有底层平民才生活在平原区域。

  安家所在的这片高原,名为南域,主峰名为南岳衡山,正是天下五岳之一,在整个周国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名山地域了,为安家提供了丰厚的修炼资源和矗立世间的资本。

  这个名字和秦路明印象中地球上的南岳衡山一模一样,他从小长大的青山镇离南岳衡山不远,他小时候就去烧香玩耍过,但那个南岳衡山在地球上根本算不得什么高山,只是因为历史文化的缘故名气很大。

  要说海拔,可能没有周国的南岳衡山的十分之一,占地面积更是远远不如的。

  在周国这座南岳衡山是天下五岳,但不能说是天下第五高峰或者综合排名在前五之中,只是和地球的五岳一样,属于名誉称号。

  除了五岳,这个世界也有各种各样的名山,被豪门巨富和皇族占据,综合来说南岳衡山是能够进入周国前百的,占据南岳衡山的安家,也有十分强大的势力,即便近两百年发展势头受阻,但依然不容小窥。

  安家除了占据主峰南岳衡山,周边还有几座山峰也属于主峰同脉,都是安家的地盘,只是主峰生活的一直是主支,而其他山峰生活的是旁支罢了。

  因为拥有共同的祖先,再加上抱团才能更安稳地发展,尽管各个山头内斗不断,争权夺利的事件时有发生,但是总的来说还算能够维持着以主支为尊的局面,执行着较为统一的对外方针政策。

  安家族长,自然就是各个山头名义上的最高首领了。

  这样一个庞大的家族,族长要真成了安茶茶,秦路明觉得自己的日子只怕不会好过……昨天朱白清来送信,姝玥的任务,说不定都是安茶茶的试探。

  秦路明又翻了翻书,便放了下来,了解一些基础就好了,家族目前的状态才是对他最重要的,书里却没有记载,需要朱白清的讲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